李氏朝鲜光海君(一):坐上被党争、士祸与倭乱败坏的王位

位置:主页 > S生活播 >李氏朝鲜光海君(一):坐上被党争、士祸与倭乱败坏的王位 > 时间:2020-07-17 浏览:199次 点赞:207条

朝鲜(조선)王朝27位国王中,除了之前撰文提到的燕山君(연산군,1476-1506)死后没有庙号(묘호)外,另外一位即是光海君(광해군,1575-1641)。

那幺,光海君又是犯下什幺滔天大罪,生前竟让众臣罢黜他,让他死后也无庙号呢?这就得「中宗反正」,以及日军16世纪末侵门踏户的壬辰倭乱(임진왜란,1592)与丁酉再乱(정유재란,1957)言起。

燕山君于1506年被推翻后,继任的中宗为了重建燕山君搞乱的国政,决定把国家发展方向与大纲,立足于儒家性理学理念,大量起用士林派(사람파)人士,其中最重要的人物是士林派领袖赵光祖(조광조, 1482-1519)。

赵光祖主张道学政治(도학정치),强调实现王道精神,早期深获中宗信任,他也趁势推动民间「贤良科」(현량과)科举科目,通过实学试题,选拔出精通经学优秀人才,同时也提出废止迷信的「昭格署」(소격서,道教寺院)等许多改革方案,普及了儒家道德思想、增进民众福利与农村间相互扶助为其施政方针。

也因赵光祖得势,原本多是出身于地方地主、仕绅人士的士林派,在乡村邻里本具有一定势力,这次藉着领头羊赵光祖「得道」,许多士林派新两班阶层,也纷纷「昇天」地顺利进入中央政界掌权,同时也与当年拥立中宗反正,立下功勋的勋旧派(훈구파)官员,发生一定程度的政治角力战。

赵光祖最终树大招风,遭到早对他怀有反感的勋旧派人士,尤以洪景舟(홍경주,?-1521)、沈贞(심정,1471-1531)与南衮(남곤,1471-1527)为首,三人合谋向中宗进馋言,指责赵光祖结党徇私,求私利私欲,功高镇主,欲试图扳倒赵光祖等士林派势力。儘管中宗知道赵光祖治国有方,但顾及自身君王权力可能遭到危机,因此为契机,开始大规模「整顿」士林派人士,这也启动了朝鲜王朝500多年来,第三次最大士祸—赵光祖被处以流刑,其后死在流放地全罗道和顺,同时大量士林派人物也被下令处死—史称「己卯士祸」(기묘사화,1519)。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一):坐上被党争、士祸与倭乱败坏的王位
赵光祖|

究其此次士祸之主因,在于赵光祖等人士林派改革目的,本是出于善意,意在恢复燕山君后的混乱社会局面,建立起国家新秩序,但其手法、步调过于激进,招惹了既得利益者,人不为己天诛地灭,改革受到强力阻挠,终归于失败,相关人士也招来杀身之祸,而由于此次己卯士祸,也让朝廷内的士林派势力遭受到巨大打击。

然而,士林派人士本身在乡村拥有大量农庄与资产,且长年又通过书院建立起稳固的组织基础,即使经历了朝鲜四次大的士祸(分别为1498年戊午士祸、1504年甲子士祸、1519年己卯士祸、1545年乙巳士祸),新进的士林派两班人士,进入中央政界之路,从未断绝,而在己卯士祸惨遭毒手的赵光祖,他所提倡的政治理念,也并未消逝,反而在第14代国王宣祖(선조,1552-1608)继位后,再次成为进入政界士林派人士的基本理念,同时也影响了诸如李滉(이황,1501-1570)、李珥(이이,1536-1584)等儒家学者。

不过,到了16世纪后半期,朝廷宫内士林派人士日与遽增,但官职有限的现实条件下,僧多粥少,士林派人士为了自身官职私利,内部也分派系,产生内斗。

尤以金孝元(김효원,1542-1590)为首的东人党(동인파)与沈义谦(심의겸,1535-1587)的西人党(서인파)两派为大宗,期间反覆进行论争。而这两党的得名也挺有趣,东人党之所以为「东人」,是取名自中心人物金孝元的宅邸位于汉城东侧而称之,而西人党则是取中心人物沈义谦的宅邸位于汉城西侧而得名,由此命名可见两人当时都有其庞大门徒、党徒势力。

不久,东人党内部围绕对西人党的态度产生分歧,又分裂为主张强硬的北人党(북인파)和主张稳健的南人党(남인파);进而,北人党又纠缠针对南人党的态度问题,再一度又分裂成主张强硬态度的大北派( 대북파),和主张稳健态度的小北派(소북파)等,在朝政上不断地重複对立场面。

但最为重要的是,上述朝鲜党争也深深地与当时兴起的性理学学派纠缠在一起。我们知道,朝鲜时代兴起「性理学」,然而,朝鲜儒家学者在思考宇宙万物成立时的见解,不尽相同。主要的儒学双璧与学派,有主张「理气互发说」李滉的岭南学派(영남학파),和主张「理通气局说」李珥的畿湖学派(기호학파),两派之间就理性心气之关係,进行长久的哲学论争与论辩。

不久,这样的学术也与东人、西人党争交织结合在一起,并在乡村同族、子孙,以及师徒之间,被继承延续下来,整体而言,东人党多支持李滉学说,而西人党则多支持李珥学说。这样的政治党争加上学术斗争,导致朝廷大臣们都得选边站,彼此争论不休、国政混乱不止,也因此朝鲜王朝政治上一大特徵的党争,除了影响后期国家发展外,也导致应对日军来袭的壬辰倭乱、丁酉再乱之迟滞。

如同我之前撰文,朝鲜王朝于壬辰倭乱与丁酉再乱期间,靠着前后七年于海上调度有方,与日军交战46次无一次败北的护国将军李舜臣(이순신,1545-1598),以及他在「鸣梁海战」(명량해전)投入的龟甲船,大退日军,后再加上天朝明朝助援,于「露梁海战」(노량해전,)顺利击退日本倭军,开启后来朝鲜近200年的和平局面,但于此战役中,李舜臣也不幸战亡。

之后,继任的第15代国王光海君(광해군,1575-1641,在位期间为1608-1623年),他首先面临的难题是,得恢复国内因壬辰倭乱以及丁酉再乱所荒废之土地,同时他在国政改革、财政重建、国防强化、文化事业等方面,也留下了诸多业绩。

不仅内政,光海君也针对外患,先后完成与日本、后金媾和外交政策,不可不谓是位具有卓越外交手腕的名君。然而,为何光海君的下场如同燕山君一般,生前惨遭众臣罢黜,死后却被人去除庙号呢?这就得从倭乱战时,他与宣祖的「分朝」(분조)言起。

李氏朝鲜光海君(二):代替逃跑父亲英勇杀敌,万民拥戴的王位猜忌者李氏朝鲜光海君(三):不顾礼数与野蛮人交流,终被文人政变推翻李氏朝鲜光海君(四):被剥夺身分的王族殒落,佔据近30年韩剧舞台